以太坊硬分叉 妥协的结果or有力的进击?|金色相对论

  • 时间:
  • 浏览:62

  【金色相对论专场】之“以太坊硬分叉,妥协的结果or有力的进击?”重磅来袭,金色财经合伙人&CoinTime COO佟扬线上访谈八位顶级嘉宾,从以太坊首批投资人到世界第二的以太坊矿池CEO,2019开年第一辩,聊透以太坊硬分叉!

  

  对话嘉宾:

  Sam Lee:以太坊首批投资人 Blockchain Global 创始人兼CEO

  许昕:星火矿池CEO

  Cassandra 365官网 Shi:以太坊社区基金奖励金计划负责人

  Hong-Sheng Zhou:弗吉尼亚联邦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助理教授、Fractal Platform创始人

  张艺浩:火币以太坊社区负责人 COO助理

  吴为龙:Genaro Network CTO

  宋倬荣:JOYSO交易所CEO

  Dovey Wan:Primitive Ventures创始合伙人

  以太坊首批投资人Sam Lee:开源文化是自由的象征,以太坊分叉同样也是自由的体现

  佟扬:首先第一位出场的 是我老朋友——以太坊首批投资人&Blockchain Global创始人兼CEO Sam Lee。2010年进入行业,于2014年正式创立区块链跨国集团Blockchain Global及全球首个非盈利区块链中心Blockchain Centre,是以太坊加密货币最早期的投资者之一。带领Blockchain Global完成了80余项区块链技术初创公司的孵化和投资,投资总值超过3亿美金。在全球布局澳大利亚、美国、马来西亚、中国、瑞士、日本等国家。旗下投资并控股包括First Growth Funds (ASX: FGF),DigitalX (ASX: DCC),Path Corporation (TYO: 3840)等在内的多家上市企业。

  佟扬:你如何看待以太坊的升级与共识转变,以太坊的发展是否达到了你的预期呢?

  Sam Lee:可以这样说,以太坊吸引了大量开发者基于以太坊网络编写智能合约并部署DAPP区块链应用。所以说,ETH自诞生之初的价值,并非作为某种货币的意义存在,而是直接反映它承担区块链应用基础的能力。

  Sam Lee:在早期Dapp面临的问题较为明显,包括网络的运行速度慢,交易费用高等等。这也构成了除各类基于以太坊的代币价格波动外,影响以太坊稳步发展的主要因素。所365体育以说,我觉得这次硬分叉,是以太坊网络进行技术升级的一个标志,意味着未来会对开发者更加开放友好。在短期内将有助于降低DAPP的手续费用,并取得一定的扩容效果,加快以太坊网络的运行速度。

  我是程序员出身,我尊重开源文化,它是自由分享的象征。以太坊分叉尊重社区寻求更多的可能性,并以大家认同的方式达成新的共识,同样也是自由的表现。

  Sam Lee:当前的公链之争,意味着以太坊不再是开发者建立DAPP的唯一选择:EOS和其他竞争对手已经开始抢占DAPP的部分市场份额。这些竞争对手使用不同的共识机制和管理方法,以解决区块链可扩展性、运行速度和费用等问题。以太坊网络无论是扩容技术升级,还是共识转变,都是为了更好地适应行业和市场需求来决定的。

  Sam Lee:虽然客观上来说,此次分叉会使ETH的产量下降,从而减少矿工的挖矿收益,但是以太坊在技术层面的相应优化,可期待在未来更好地为基于以太坊的开发者服务,使DApp应用更加实际高效,打造更加激动人心的落地生态圈。在这一影响下,我相信市场环境也会对未来此类利好消息做出更加积极的回应。从这次硬分叉及未来的走势来看,以太坊已经认识到自身的问题,并希望在2019年逐步优化和解决。凭借以太坊在区块链早期阶段积累的基础,2019年的以太坊会持续保持在应有的位置。

  佟扬:非常感谢Sam Lee的回答,从回答来看,你对以太坊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星火矿池CEO许昕:一条公链想有足够的安全性,只能获得更多的全球化算力

  佟扬:那么下面我们就邀请下一位嘉宾来聊聊跟矿工相关的事情。星火矿池CEO许昕,2015年非盈利组织以太坊爱好者(EthFans)成立,翻译了大量以太坊相关技术文章,并定期组织区块链、以太坊开发人员聚会,为以太坊中文社区的早期发展和以太坊在中国的推广做出了重要的贡献。2016年10月星火矿池sparkpool正式上线,是目前世界第二的以太坊矿池。成作为一家区块链创业公司,致力于区块链网络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维护;作365体育为全球领先的矿池服务平台,目前星火节点已遍布全球。

  佟扬:想请教许昕老板的是,本次硬分叉将对矿工产生怎样的影响?

  许昕:对矿工的影响比较简单,由于EIP 1234被包含在这次分叉中,所以每个区块的区块奖励从3ETH -> 2 ETH,最直观的影响就是如果全网的算力不变矿工的ETH收益会降低1/3。对于矿池来说,由于手续费是抽取一定比例矿工收益,所以ETH收益也会直接下降2/3。但是由于ETH的通胀率当时也会降低,所以有很多矿工会抱有币价上涨的预期,继续挖ETH。所以EIP 1234带来的收益3变2会导致整个生态的很多因素和基本面开始变化,相信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让算力和价格达到动态平衡。

  佟扬:您觉得这个时间有可能是多长呢?

  许昕:我觉得根据以往的经验可能需要1-2个月,全网算力应该就会和市场达到动态平衡。但是在刚刚分叉后,往往算力会有一些波动。

  许昕:这次分叉对ETH的风险更多是网络安全性的极度下降,主要是从历史全网算力的角度分析。2018年巅峰时期,ETH全网算力达到280T,如今全网算力只有180T左右。简单可以理解为全世界已经生产出了140万台显卡矿机,但是其中目前只有90万台在挖ETH。其他的的50万台可能在挖其他的数字货币,进行AI相关计算,或者已经关机。当ETH的挖矿收益继续下降,不论是ETH本位还是法币本位,会导致90万台现有矿机的继续流失。整个转折点会在70万这个数字,因为当以太坊网络中的现有算力小于70万台矿机时,游离在网络外的所有算力就已经足够对ETH主网进行51%攻击。这个转折点可能是整个以太坊历史上从未到达过的,会有什么后果我也无法预测。以前大家都在聊针对ETH的51%攻击,其实大多是杞人忧天。未来可能就不一定了。我个人的观点是,开发者需要更多的了解挖矿生态和关系,而不是活在自己的理想世界中。

  佟扬:近期ETC的51%攻击也很猛。

  许昕:是的,ETC这样的网络在现在的大环境中本来就没有安全性可言。POW世界是黑暗森林,算力即武器,武器现在已经被生产出来且遍布全球。一条公链想有足够的安全性,只能获得更多的全球化武器/算力,不然就会有被攻击的风险。

  许昕:以上就是我的观点,谢谢大家。

  以太坊社区基金奖励金计划负责人Cassandra Shi:混合共识机制之后,以太坊的去中心化会有大幅提升。

  佟扬:下一位嘉宾是我在去年春节的时候认识的一位美女,以太坊社区基金奖励金计划负责人Cassandra Shi。Cassandra Shi 是以太坊社区基金奖励金计划负责人和以太坊社区活跃支持者,帮助以太生态挖掘和孵化早期技术和研究导向的项目。Cassandra曾多次在以太生态规模最大的hackathon ETH global担任裁判嘉宾。

  佟扬:这次分叉最具有争议性的一个点就是挖矿奖励从3eth减少到2eth,可能很多人都不理解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减产,您是否能谈谈谈谈ethereum community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Cassandra Shi:Ethereum切换到Proof of Stake之后的通胀率,也就是增发率,会从现在的大约每年7.4%降低到0.5-1%。为了保证Ethereum从Pow向PoS的成功过度,Ethereum开发者打算用埋下难度***(Difficulty Bomb)的方法,使PoW挖矿难度随时间推移越来越高,促使矿工不得不从PoW迁移到PoS。但是Casper和难度***的不断delay,导致ETH的增发率超过早先计划,所以此次的减产是为了平衡难度***再次推迟带来的增发效应。并且,PoW到PoS的切换,矿工的收益骤然的减少不利于社区稳定,所以Ethereum采取阶段性削减矿工收益的方法减产。

  Cassandra Shi:挖矿奖励和交易费用(transaction fees)可以看做是网络为了保护其安全所要支付的成本。社区里支持减产的人(并不代表我本人观点)普遍认为以太网络在过度支付(overpaying)安全成本。比特币网络的挖矿奖励导致只有每年大概4%的通胀率,而以太在7.4%。EIP 1234 实施之后,ETH的通胀率大约会在4.7%,和BTC基本持平。那么到底以太网络过度支付了多少费用呢。如果用BTC作为标杆,2018年8月份的时候Eric Conner,做过一次计算(https://twitter.com/econoar/status/1035544602407620609?lang=en)。如果过度支付比例定义为: (ETH市值/BTC市值)/((ETH挖矿奖励+交易费用)/(ETH挖矿奖励+交易费用)),那么这个比例在2018年7-8月的时候大概在2.5倍。也就是说,ETH网络支付给矿工的安全费用,以该网络的原生币(native token)计价,是BTC的2.5倍。如果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做一个粗略的计算,这个比例大概在4倍左右。但并不意味eth的攻击成本是BTC四倍。因为这个计算是以币为本位的,还要考虑到币的市值的话,其实攻击以太的成本和BTC要小很多很多倍。

  Cassandra Shi:再有,我们要考虑减产EIP提出的时间。EIP 1234在2018年7月份提出,主要的讨论集中在7-8月份,八月底核心开发者,通过了该方案。当时的币价以及ETH/BTC的市值比和现在情况非常不同。当时的币价远远超过挖矿成本。现在来看减产确实会对矿工和安全性造成更大的影响,总体来说,社区里支持减产的人是:开发者,投资人 反对减产或者支持更缓和的减产方案:专业矿工。

  佟扬:最近以太坊社区讨论的较多的是ProgPoW,您认为ProgPOW相对Ethash有什么改进?

  Cassandra Shi:ProgPoW最大的改进是缩小ASIC和GPU采矿设备之间的性能差距,让网络能够更去中心化。这是一个非常表面的观点,其实背后又很多隐藏的trade off,这也是为什么升级到ProgPOW这个提案在社区里争议很大。反对的观点有:以太最终会过度到PoS,PoS共识之后现在挖矿硬件是否能够做到Asic resistance其实并不重要。切换挖矿算法对于以太社区来说是种分散注意力的干扰。以太在roadmap上已经有多次的拖延了,现在大家应该全力开发roadmap已经部署的升级,比如Casper Sharding。其次,虽然针对ProgPoW的ASIC开发难度大,不过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不断的开发新的抗ASIC的算法其实是徒劳的迭代。第三,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ProgPOW是个非常有争议的议题,真的有可能会带来网络的硬分叉,这就太得不偿失了。

  Cassandra Shi:以上是我的回答。

  Hong-Sheng Zhou:从绝对性能看去中心化的应用确实不如中心化的,但很多应用场景中对安全的考虑远优于性能

  佟扬:下一位嘉宾是Hong-Sheng Zhou,弗吉尼亚联邦大学(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计算机科学系助理教授,Fractal Platform创始人。Hong-Sheng Zhou是弗吉尼亚联邦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助理教授,同时也是区块链初创公司Fractal Platform的创始人与科学家。 Hong-Sheng在康涅狄格大学攻得博士学位,师从Aggelos Kiayias。之后在马里兰网络安全中心从事博士后研究,师从Jonathan Katz;他的博士后研究获得了NSF计算创新奖学金的资助。 Hong-Sheng致力于研究密码学的多个方向,包括: 安全计算(安全多方计算、区块链技术、可验证计算),以及极端密码学(抗泄漏,抗篡改,抗量子)。他在顶级网络安全和分布式计算会议(CRYPTO、EUROCRYPT、CCS、TCC、PODC和Financial Crypto)上发表了多篇论文。

  佟扬:众所周知,当前以太坊的性能非常低下。假如以太坊完成了既定的四个阶段的升级,性能方面能否和一些中心化的应用匹敌?如果不能,单靠区块链这一优势被广泛应用的可能性有多少?

  Hong-Sheng Zhou:第一,经过4个阶段的升级 现在是第三个阶段,以太坊本身的性能 会得到很大的提升。但是,是否能与以太坊当初的预期计划相符合,不得而知。有很多的因素需要考虑,因为以太坊的升级,性能不是唯一的考虑,要考虑到整个社区的平稳过渡,而且不要牺牲安全性,(关于安全性的担心前面 许总有很多精彩的分享)。第二,以太坊只是诸多公链项目中的一个,即使以太坊不能达我来自学术界,最近一个有意思的观察是:一部分主流密码学研究者已经开始深度参与区块链研究,对其重新设计与改进。我本人就有参与到一个基于PoS的公链项目,其中一个重要的努力方向就是提高其性能。第三,从绝对性能上看,去中心化的应用肯定比不上中心化的。但是很多应用场景中,对安全性的担心可能远远优先于对性能的考虑。我认为,区块链会得到广泛的应用,随着区块链的性能提升,应用场景会更加丰富多彩。

  Hong-Sheng Zhou:以上是我的看法。

  佟扬:是的,基础建设更好以后肯定会辅助应用场景的加速落地,让应用能够更好的在基础建设上开展,谢谢教授!

  火币以太坊社区负责人张艺浩:以太坊有最强的开发者社区,能和比特币媲美

  佟扬:下面有请我另外一位好朋友~火币张艺浩。张艺浩现任火币以太坊社区负责人、COO助理,和V神一样来自加拿大多伦多。技术出身,15年在多伦多接触到了以太坊,参与组织了海外的以太坊社区聚会,开始与以太坊社区结下不解之缘。

  张艺浩:大家好,非常高兴和大家在金色相对论交流以太坊分叉和公链的发展。

  佟扬:在当前公链百家争鸣,甚至是其他新晋公链都颇有赶超趋势的情况下,以太坊上的开发者/用户是否还能有耐心等到以太坊再次升级突破?

  张艺浩:这次分叉是为了将难度***推迟一年,给以太坊从POW转向POS再争取时间,同时在Devcon 4上V神还没有给出ETH2.0的具体时间表, 加上以太坊价格的下跌,使很多开发者和用户对以太坊产生怀疑。从Devcon 4之后以太坊价格的走势和社区的态度也印证了这一点。但12月以来以太坊价格的上涨和社区对此次分叉的共识,表明了以太坊社区对以太坊接下来的发展很有期望。我个人也认为以太坊上的开发者和用户是有耐心的。

  张艺浩:对于公链来说有三个指标,可扩展性,去中心化和安全性。目前几乎所有的公链都在解决可扩展性的问题,以太坊也不例外。但除了这三个指标之外,其实社区的规模和活跃度,DApps数量和活跃度这些也是评判这个公链是否优秀的标准。我个人认为在目前的公链里面,以太坊在可扩展性,去中心化和安全性方面做到了一个比较好的平衡,同时又在社区和DApps方面领先其他公链。

  张艺浩:从以太坊2018年终总结来看,在过去的2018年有来自65个国家的3800名极客(其中有1000人属于新增人数)提交了500多个项目,同时19年ETHDenver,ETHParis,EDCON这些以太坊社区会议都已经开始了申请通道。我们可以看到虽然公链百花齐放,但是真正称得上能用的好用的有原创性的公链可能只有那么几条。如果坚信去中心化的话,以太坊是最好的选择之一,而且也有最强的开发者社区,能和比特币媲美。同时以太坊又有开发者社区的先发优势。假如开发者去了任何其他不这么知名的公链,可能是开发之路是非常艰难的,没有社区的参与度,就无从谈起整个生态。

  张艺浩:用户的角度又不一样,用户对技术没那么关注,他们更关注应用是否好用,转账是否便宜,是否快,这是以太坊和别的公链,比如EOS相比的劣势。因为V神坚持去中心化,广泛听取别的以太坊核心研究开发的意见,导致了以太坊研发进度缓慢,包括这次难度***的一再推迟也反应了这一点。以太坊有先发优势和去中心化优势,但是用户可能会更关注以太坊的价格,TPS和DApp这些方面。这是非常矛盾的。回到用户最关心的公链性能上,以太坊其实取得了不错的进展,并且一步步按照路线图的规划取得进展。比如Layer 1上的进展,ETH2.0会引入POS+分片的信标链,可以达到比现在以太坊高1000倍的性能。

  张艺浩:目前最新的进展是:V神的Casper FFG研究已经确定了下来。已经有以太坊客户端团队Prysmatic Labs在去年10月份发布了ETH2.0的第一个demo版本。现在分片研究已经在最后阶段,很快就可以确定下来让不同的客户端团队进行开发。Layer 2上,以太坊基于状态通道的雷电网络已经在去年年底上线主网,支持所有的ERC20代币。同时我也和Plasma团队进行了交流,他们会在今年第一季度上线测试网。这些都是以太坊在提升可扩展性方面的进步。个人认为虽然目前公链领域有很多以太坊的挑战者,但综合所有的方面,以太坊作为最成熟,社区最广泛的公链之一,开发者和用户仍然对以太坊抱有很大的信心。

  张艺浩:以上是我的回答,谢谢大家。

  佟扬:非常感谢张艺浩的精彩分享,也期待火币的以太坊社区能够带给我们更多的以太坊进展。

  Genaro Network 吴为龙:Stake的竞争力在于权益抵押物,且其他POS机制公链的机会在于如何发现和ETH不一样的应用场景。

  佟扬:下一位嘉宾是来自Genaro Network的吴为龙。吴为龙,Genaro Network创始人,趣派科技CTO,第一批区块链开发者,是一名具备丰富创新经历的技术极客。吴为龙曾是硅谷美信集成公司的核心开发者并为三星提供算法;后投身于区块链研发,在溯源防伪与供应链金融等领域开发过十余个智能合约,实战经验涉及区块链虚拟机、P2P存储、共识算法等诸多底层技术。SPoR + PoS可持续共识机制发明人,Genaro Virtual Machine缔造者。 欢迎吴总。

  吴为龙:大家好,非常感谢金色财经的提供的这次讨论机会。

  佟扬:转向POS后,您认为ETH未来和其他采用pos机制的公链会产生怎样的竞争局势?

  吴为龙:我认为,ETH未来和其他采用PoS的公链的竞争是有的,但是更大程度上是在未来对于PoS公链的一个认可和发展。在竞争上,由于stake竞争和算力竞争还是有区别的,PoW算力竞争本身就是一个硬件中心化的竞争,stake竞争可以说是抵押(资本)上的竞争。如果以这个为竞争的话,就是需要看其他pos机制的公链如何发现和ETH不一样的场景,因为技术作为一个工具,如果一窝蜂的只在一个点上竞争,那就只有对有限的stake进行争抢,在一条链中stake只会让富者越富。

  吴为龙:说的更直接一点就是,需要类似于monero、zcash的匿名性,这种新场景对于BTC支付场景让他在PoW时代也能存活竞争的原因。也类似于说抗ASIC的POW算法设计和PoW算法的设计的竞争。这种竞争本身是对PoS行业会带来进步的,因为ETH现在是开发者心中最好的公链。当年我个人使用LLL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多readme,在这些年的ETH竞争发展中,出现了truffle这种可以开发的套件,这都是进步。

  吴为龙:因为PoS公链本身由于自身的安全原因和时间原因一直有学者和开发者对其进行优化改进。ETH拥有成熟的研发人员和足够成熟的社区开发者(BUIDLer),未来对于PoS公链的研究开发有指导意义,比如说ETH的CFFG的混合方式。未来也会有更多的开发者参与到优化更低功耗的挖矿机制,比如使用PoS+VRF的一些公链,比如使用存储来辅助PoS的公链。最后,ETH作为一个现在依旧在神坛的公链,在使用PoS之后势必会有一些攻击主动找上门,这样,别的公链也可以根据一些攻击范式寻找到自身的不足,pull request一些方案给ETH,共同发展PoS。相对于竞争,我认为加速整个PoS机制的发展更能让我看到曙光。我认为转向PoS是对所有使用PoS机制公链的一件好事。

  吴为龙:以上是我的回答。谢谢大家。

  佟扬:不少嘉宾都提到了攻击,看来大家担心的地方都很相似,非常感谢吴总的分享。

  JOYSO交易所CEO宋倬荣:以太坊由PoW共识转换成PoS共识具有理想性,但并不足以支撑价格。

  佟扬:下一位分享的嘉宾是一位来自台湾的小哥哥,宋倬榮(Tom),JOYSO交易所CEO。宋倬荣负责管理全世界第一个混合式去中心化交易所 JOYSO 的总体营运,且在区块链产业已有 5 年经验。宋倬荣对于区块链产业的发展有着深刻的使命感,使他协助了世界上第一个28纳米比特币挖矿芯片的开发,并向市场推出了一款 40纳米的莱特币挖矿芯片。宋倬荣也为区块链社群付出许多心力,除了曾担任世界领先的技术研发机构 ITRI 的区块链顾问,也是会员数超过四万人的Facebook比特币中文社团的版主和台北以太坊社群管理员。宋倬荣具有国立清华大学电机系硕士学历。

  佟扬:作为交易所的老板,你其实是离价格最近的人,那么我想问的是,以太坊的市值排名和瑞波一直浮动交替,那么以太坊这一次升级后市值会有大幅增长吗?

  宋倬荣:这个问题里面提到两条公链、两种币:以太和瑞波。瑞波我曾经短暂持有些,但当初持有的理由是觉得有人炒作会涨,实际用途呢?官方有很多新闻,和全世界各地的银行合作做国际清算,但这些是2B的,跟瑞波币的公链没关系。以太坊的用途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多着墨。

  宋倬荣:這次以太坊升级会不会提升以太的市值?我先说结论,我认为大方向上不会!就算以太真的涨了,跟这次升级的关系也不大,因为这都是早就公布在预期范围内的事件。但相反的,如果贬值,那可能有些关系。

  宋倬荣:这次的升级对矿工的影响是比较大的,因为出块时间不变的情况下,区块奖励从3ETH变成2ETH,从矿工的角度来说,收益直接变成2/3,这对以太矿工来说可以算是非常大的打击。以太的币价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直线下降,跌到最高点的1/10以下,很多散户家庭矿工连电费都负担不起,只好"拔插头"或去挖其他的币。现在又让收益直接砍掉1/3,其实并不是太容易接受的事实。

  宋倬荣:从共识的角度来看,此次升级之後,以太仍是POW共识,链的安全必须仰赖够大的hash power和够分散的算力分布,但是挖矿收益的直接减少导致散户矿工退出,可能直接影响到以太网路的安全性。前些日子的ETC被51%攻击就是一个例证。这是一个不安定因素。把时间拉长来看,以太坊路线图已经宣布2020年直接由POW共识转变成POS共识,这个行动是一次性完成,放弃之前的POW和POS混合渐变的模式。这次升级之後,矿工可能会意识到"以太不能挖啦"的这一天就在不远的未来,对以太挖矿的信仰会不会维持下去值得观察。

  宋倬荣:对以太坊这种支持智能合约的区块链来说,长远的发展应该是够多的DAPP,大幅的吸引使用者从"中心化"的世界往这种"去中心化"世界移动,只有这样才足以支持以太坊长期的价格。这个现像从前年年底ICO爆发性成长导致ETH价格暴升可见端倪。

  宋倬荣:但回归到现实面,目前的DAPP数量和使用人数还不及世界人口的1%,也无法撼动传统的互联网巨头,所以价格回调。POW共识转换成POS共识具有理想性,但并不足以支撑价格。包括以太坊和其他类似的公链其实都面临一样的挑战,要怎样吸纳更多的真正使用者,让区块链世界真正落地,我个人觉得是更重要的事,也是长期币价的唯一支撑。

  宋倬荣:以上是我的看法,谢谢大家!!

  Dovey Wan:PoS is Aristocracy vs PoW is Meritocracy

  佟扬:最后一位小姐姐可以算是区块链行业人里的网红小姐姐了。她是Dovey Wan。Dovey是Primitive Ventures创始合伙人,Primitive Ventures是一家全方位的加密资产投资公司。在此之前,她曾担任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带领数字金融,AI与市场的投资团队。她也是Dfinity、Kyber Network、Cosmos/Tendermint、Chia Network、Celer Network、Messari、Handshake、TrustToken、Namebase等项目的早期投资者。目前,她是Zcash基金会的社区竞选董事,SpaceMesh社区的董事会主席,Arrington XRP Capital 和ThetaNetwork 的社区顾问,以及SHE256社区导师。2018年,Coindesk提名Dovey为区块链领域内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同年,她也被BlockExplorer 深度报道,并被其评为2018年区块链领域最重要的女性之一。

  佟扬:从投资角度来看,你更看好PoW和PoS哪一类共识机制的项目?

  Dovey Wan:PoW和PoS,我系统来说一下这个问题。先打个比方,PoS更像是原来社会制度里的贵族制,说的是继承权,你的姓氏决定了你能获得的社会资源。PoW更像是一种任人唯贤,按劳分配的社会分配制度。英文说更通顺一点,就是 PoS is Aristocracy vs PoW is Meritocracy。

  Dovey Wan:PoS因为只要你有币,你就一直可以享受币带来的通胀收益。这个导致了早期的bagholder和大庄相对于其他人有人有巨大的优势。另外因为PoS锁币带来的机会成本其实是可以算出来的,这个机会成本基本等于=等值币放贷的利息+锁币这段时间的一个ookback option with floating strikes。由于这个机会成本存在,所有PoS必须要存在大量的通胀。因为只有通胀收益,才能抵消这部分机会成本,对于PoS上的自愿锁币的validator才能是一笔算的清楚的账。所以我们会看到大部分被PoS都有非常高的通胀比例。但是人是天然对稀缺资源有价值取向的,所以PoS的高通胀比例导致了很难让人把它当做价值存储,而且如果作为后入场的买入的个人,你无法拥有validator的高通胀收益,所以随着通胀比例叠加,你手上的币在系统内(不算法币价值)都会大量贬值。

  Dovey Wan:这个机会成本基本等于=等值币放贷的利息+锁币这段时间的一个lookback option with floating strikes。ookback option可能做commodity trading和外汇的朋友有听说过,是一个比较少见的期权设计,简单理解就是,某样资产有价格波动,你在这段时间内通过价格波动套利可获的收益(具体大家可以百度,比较复杂)。

  Dovey Wan:PoS最后有一个问题 ,我到现在都无法理解。PoS节点的投入因为缺乏竞争,远不如PoW的矿工 (矿工和节点在系统里都属于”维护协议的人)。这种模式和传统意义上中间人寻租模式有什么不同?因为在这种模式在早期的固定投入可以决定了你在这个系统里永久性的收入,而且还是不征收遗产税那种,这样其实导致了这个系统内没有社会流动性,最终更高效的生产力其实无法与旧实力抗衡。在PoS里,“维护协议的人”和“拥有资源的人”是同一批人。但是PoW的模式让逼的矿工必须卖币,甚至在市场环境恶劣情况下进行效率的优胜劣汰(譬如这两个月就有很多关机或者机器转移到更有效的矿场)。PoW的模式是通过”浪费“资源,达到了两种角色的分离和权利的分离(另外熵减其实是高层次的另外一种理解,这里不赘述)。

  CEX CEO刘晶超:小姐姐,我补充一个问题,POS也好 POW也好 有个根源性问题 如何保护网络安全稳定,最近ETC51攻击,是算力问题。我如果没记错,几年前,所有的POS币的分配会遵循51%这条警戒线线,可是现在很多POS币,基金会,团队初始分配的时候就拥有超过51,私募或者公募只有20%了,却已经没有任何人关心了。

  Dovey Wan:这个ETC51的事儿我在twitter上详细说过。https://twitter.com/DoveyWan/status/1083412695699808261,大家可以去看看。51%其实是PoW设计里面最棒的一个feature,是让PoW币可以优胜劣谈的一个重要设计。可是现在很多POS币,基金会,团队初始分配的时候就拥有超过51,私募或者公募只有20%了,却已经没有任何人关心了 。我个人观点是,这些私人央行随着投资人更加聪明,最终必须都会归零的。没有人会给一个自封贵族的人交税。

  Dovey Wan:其实超哥提到这个问题我加一句,最近国外几个很首社区认可的币,从Rave coin,到龟龟币,到最近的Grin,都是PoW的币,而且都有一个特点:没有预挖,没有预售,团队一个币都没有。Grin的团队穷到,我们捐了一个比特币都感激涕零。整个项目至今发开了两年多,靠的就是20来个比特币捐款撑着。社会发展了这么久,什么是合理什么是不合理,其实不用什么高大上的理论,很多时候 靠经验常识就足够了。自封的贵族还要收你税,和一分钱不要先工作两年的人相比,你愿意支持谁,这个是个不用脑子的事情。

  Dovey Wan:另外我贴个行长说的很好的一段话。

  

  Dovey Wan:最近有两个很有意思的事儿 BEAM和Grin的主网启动大家可以近距离观战一下。PoW最牛的一点是:给人性的自私和投机定价。Beam 1月3号上线,48小时内的算力已经是门罗的三分之一,我昨天看了一眼,算力又翻倍到了2.5MSol/s,按照GPU来说的话已经快要接近门罗了。你可能会想为啥这会这样,一方面是因为有大量闲置或者低收益的GPU算力,所以资源会被自动配置到”可能会有高收益的预期”的币上。注意这里是预期,收益并没有确定。

  刘晶超:最早几年的社区项目,需要去bitcointalk发创世贴,社区同时开挖,公平没有预挖也是这样,怀念。

  CTXC王永泽:个人认为没有预挖应该是PoW项目的基础。不过和现在的很多团队已经持仓超过51%的PoS项目一样,基础的东西已经被很多人忽略了。

  Dovey Wan:我完全同意。

  CTXC王永泽:这个和现在矿工既定收益不太好有很大关系,包括ETH、ZEC、XMR在内的很多PoW项目,给矿工带来的收益持续低迷,导致矿工对新PoW项目的期待变高。这种时机,也是BEAM目前算力快速增长、Grin万众期待的重要原因。

  Dovey Wan:对的呀,所以我说是“预期收益”,这几个case下来,PoW真的是一个设计上绝妙的机制。

  Hong-Sheng Zhou:PoW系统的最大的问题是系统的安全性依赖于外部的资源(eg 算力), 也就是你说的维护协议的人和拥有(内部)资源的人的分离。

  Dovey Wan:如果这个case变成PoS的话,那么其实早期投机者并不需要付出太多的机会成本,所以只要有高投机预期不存在“输光”这一说,因为只要占着坑,就可以躺着收税。如果变成这样的case,根本就没有优胜劣汰可言了。

  Hong-Sheng Zhou:就是很好的例子。

  DoveyWan:是的,ETC我在twitter上有长文,https://twitter.com/DoveyWan/status/1083416397919674368 简单来说就是,同样的算法,算力只有以太的4-5% 价格还那么高,不攻击你攻击谁。Nicehash上随便租算力51%你,攻击成本也就5000美金一个小时。没有在牛市攻击你已经很给面子了。牛市攻击收益更高,不管是双花还是做空币价,攻击成本大家可以看下,DASH看着也很危险。不过最近DASH是不是加了checkpoint,有人知道吗?

  

  刘晶超:嗯,加了检查节点。Pow也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发现过程中必须经历的阶段,尊重市场的选择,用脚投票!

  Dovey Wan:我今天分享大概就这么多。关于PoW和PoS其实还有很多地方可以讨论的,PoS也不是一无是处。因为不是所有币都需要成为价值存储或者我们经常说的hard money。关于PoS的好处,我明天晚上和以太坊核心开发者Lane Rettig聊的时候和大家深入探讨吧。

  佟扬:谢谢Dovey Wan,也欢迎大家持续在群里讨论。1.这一次的硬分叉在行业内的关注度差异较大,您认为此次分叉是否有必要关注?原因是什么? 2.各位对以太坊这一次升级后有何期待? 3.君士坦丁堡后还会有哪些升级或分叉是您重点关注的?

  Bgogo的工作人员提出一个问题:以太坊和上面的dapp是去中心化的,但是我们创业过程都是中心化的,但貌似以太坊的创业过程也是去中心化的,这样去中心化方式的迭代,没有领导人存在,一大堆扯来扯去的扯淡,一拖再拖,是不是会没有效率?

  宋倬荣:中心化的世界是比較有效率的,去中心化的世界很難,尤其共識這種東西,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不同意見,很難有效率。不過從以太坊的看來,V神和基金會還是有相當大的決定權的,不然礦工會讓這次的升級完成嗎?

  宋倬荣:以太坊现在的压力是大的,因为大家都放了非常高的期望在上面。但是TPS、速度和去中心化共识仍无法达到一個很好的平衡,也影响了DAPP开发者和使用者使用以太的意愿。

  吴为龙:这次分叉其实是为了推off-chain以及更便宜的复杂智能合约使用的,另外要准备PoS,主要减产是很伤。但是我认为关注这个不如看看plasma进展,如果纯技术的话。每次添加新opcode就是一些坑,比如当年的delegatecall和call。babyzec现在主网上用的人也不是特别多。

  张艺浩:Layer1发展太慢,在layer1有重大进展之前还是要看layer2的。Plasma基本是3个团队在做,OmiseGo, Loom和Plasma Group. 目前Plasma的进度落后于雷电网络,估计第一季度才能上测试网。这个和以太坊社区的期望有很大差距。

  来源:金色财经


365官网 365体育